我国猕猴桃产业面临的困难和机会 挑战和机遇并存

虎年春节,佳沛京东自营旗舰店上售价299元一箱12只的佳沛阳光金奇异果一度卖到缺货,而这并非孤立现象,在多有售卖进口食品和蔬菜水果OLE超市中,整装的佳沛金奇异果也在虎年春节期间断货。“‘金果’要买只有散装的了,剩下的也不多了,每年都是这样,好几年了。”超市一位营业员告诉《等深线》(ID:depthpaper)记者,佳沛的金果,是这个超市里卖得最好的进口水果之一。

都江堰红心猕猴桃

(都江堰红心猕猴桃采摘基地)

无论是“金果”,还是“金奇异果”,它们都有一个更为中国人熟知的名字——猕猴桃。根据中国农业农村部的统计,中国猕猴桃种植面积及产量均位居世界第一。然而,卖到断货的“金果”却来自新西兰,新西兰的佳沛集团也凭借着中国市场旺盛的消费能力,成为全球猕猴桃企业中的领军企业之一,收益颇丰。

都江堰红心猕猴桃

(都江堰红心猕猴桃采摘基地)

“全国水果种类中,猕猴桃的种植面积已经排第九位了。”四川省农业科学院园艺研究所良种繁育研究中心副主任涂美艳研究员说。但是,在更长的历史时期中,猕猴桃在中国一直是一种野生植物,从20世纪初开始,新西兰将这一中国的野生植物引入,通过不断改良,培育为果树,最终诞生了抗虫害能力强、口感甜美的“金果”和“青果”。

四川猕猴桃

反观中国本土猕猴桃,四川省农科院农业信息与农村经济研究所调研显示,长期以来,我国猕猴桃科技研发与实际生产结合程度不紧密,我国自主研发并审定的品种或品系120余个,但实际主栽品种不到20个。良种研发推广和生产管理技术脱节导致我国猕猴桃亩产水平仅1.1吨,与新西兰2.3吨、意大利1.5吨的亩产水平有较大差距。

猕猴桃花粉

猕猴桃花粉

由于早期对于品种权不重视,中国的一些地区在没有获得佳沛授权的情况下,种植了其有品种权的猕猴桃阳光金果,有商人也因此被佳沛起诉。而国内出口至欧洲一些国家的猕猴桃,也因品种权的问题暂时搁置,损失了千万元订单。

四川红心猕猴桃

(四川红心猕猴桃)

都江堰的猕猴桃产区。《等深线》记者 万笑天 摄影

损失的订单

2017年都江堰猕猴桃要创建国家级出口猕猴桃质量安全示范区,都江堰猕猴桃协会会长晏志强介绍说,为提升猕猴桃的质量出口国外,“2019年当地进行了修标,之前标准已修改过两次”。

记者采访四川猕猴桃基地

(记者采访四川猕猴桃基地)

对比国外的标准,晏志强发现国外的标准普遍较高,国内有一些指标与国外不符。于是,都江堰猕猴桃协会与科研院所、政府机构做出了新的技术标准。

猕猴桃花粉

(猕猴桃花粉)

企业也要对标出口国家,晏志强表示,他们设立了1800亩地,专门执行欧盟的标准,也有机构来认证,德国会派专家过来,进行辅导、审核。“要达到标准,拿到它的证书才可以把产品卖到欧洲。”

记者采访四川猕猴桃基地

(记者采访四川猕猴桃基地)

但因为品种权的问题,对欧洲多国的出口目前仍在搁置中。晏志强回忆道,2019年他前往意大利、法国、荷兰等国推广都江堰猕猴桃,当地企业也非常喜欢红心猕猴桃,荷兰的一家企业甚至敲定了一个6600万元的订单。

猕猴桃采花制粉

(猕猴桃采花制粉)

当时他对品种权的问题没有太在意,但看了对方的合作协议中写明,必须要提供品种授权,其中涉及品种的销售授权、品牌授权,涉外商标保护等,否则就有侵权风险。“需要把我们的植物品种权授权给销售企业,销售企业害怕,因为我们的品种权已经卖给香港日升(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港日升公司’)了。”

贵州修文猕猴桃

(贵州修文猕猴桃)

随后晏志强找到香港日升公司,对方并不同意授权。无奈之下,他又联系四川知识产权中心,咨询北京知识产权的律师,想解决这个问题,市委市政府还为此开了专题会讨论解决方案。“一个农产品几千万元的订单,在国内算是比较大的。但最终还是不行,现在欧洲的订单都搁浅了。”

都江堰红心猕猴桃

(都江堰红心猕猴桃采摘基地)

这个已经卖出,并在四川得到广泛种植的品种指的是红阳。涂美艳说,红阳是1997年由四川省自然资源研究院和四川省苍溪县农业局联合选育,后来将品种权转让给香港日升公司,现在红阳成为全国猕猴桃的主栽品种之一,且在四川种植的猕猴桃面积中占60%左右。

猕猴桃花粉烘干

(猕猴桃花粉烘干)

四川从上世纪80年代初,在都江堰、苍溪等地开始种植猕猴桃,现在已是全国第二大猕猴桃产区,猕猴桃种植面积达75万亩,产量44万吨,以红肉猕猴桃而著名,有都江堰、蒲江、苍溪等多个优势产区。最早种植的,是从日本引进的新西兰绿肉品种海沃德。

都江堰红心猕猴桃

(都江堰红心猕猴桃采摘基地)

“中国最早做商业化栽培的猕猴桃品种海沃德是由新西兰选育,虽然我们国家野生资源丰富,但是种质资源的开发利用是从1978年启动。之前我们有很多野生资源,但没有商业化大面积种植,也没有品种选育工作。”涂美艳说,海沃德目前仍然是全球主栽品种。

四川红心猕猴桃

(四川红心猕猴桃)

据中科院庐山植物园主任黄宏文的论文,猕猴桃原产于中国,长期是野生植物,直到20世纪初被引种到新西兰驯化栽培为果树。1904年新西兰女教师伊莎贝尔将少许猕猴桃种子从湖北宜昌带至新西兰。1930年新西兰发展出第一个猕猴桃果园,又经过30年的产业化,新西兰开始出口猕猴桃。

四川红心猕猴桃

(四川红心猕猴桃)

20世纪60年代,新西兰猕猴桃出口数量不断增加,市场对猕猴桃品质的要求也逐步提高,绿肉品种海沃德成为主导,全球猕猴桃栽培生产形成了依靠海沃德单一品种的格局。

中国对猕猴桃的研究和商业化栽培比新西兰晚起步几十年。黄宏文的论文称,1978年,由原农业部和中国农科院主办的全国猕猴桃科研座谈会,制定了中国1978~1985年猕猴桃科研计划,明确提出赶超世界猕猴桃科研及产业的发展方向,随后成立了全国猕猴桃科研协作组,开展全国猕猴桃资源普查。

黄心猕猴桃阳光金果

(黄心猕猴桃阳光金果)

佳沛的阳光金果

1997年,佳沛公司在新西兰成立,1999年佳沛首次进入中国市场,截至2019年,佳沛在大中华区的销售额达到了全球占比的20%。2019年,佳沛集团首席执行官Dan Mathieson称,到2025年,佳沛预计在大中华区的销量将翻番,占据全球销量的四分之一。

四川猕猴桃采摘

(四川猕猴桃采摘)

2010年,新西兰猕猴桃出现了大面积溃疡病,当时的品种对溃疡病非常易感,阳光金果G3在此时推出救场,佳沛公司让种植园改种G3。佳沛公司在中国、美国等多个国家都获得了G3的植物新品种权。佳沛泽普(上海)高级公司事务经理李世骏表示,一个品种从试种开始到商业化最终上市,至少有10到15年时间,万一有什么意外,很多备用的新品种都可以用。

四川红心猕猴桃

(四川红心猕猴桃)

中国的一些地方也种植了佳沛的阳光金果G3,但这些种植并未得到授权。佳沛中国公共关系副总裁金世理曾表示, 2021年3月,佳沛估计四川种植G3的面积在6万亩,主要集中在成都下辖的蒲江县、邛崃市和都江堰市,在四川其他地区也有一些新的小规模种植,全国G3的种植面积在8万亩左右。

四川苍溪红心猕猴桃

(四川苍溪红心猕猴桃)

浦江县位于成都、眉山、雅安三市交会处,主要发展猕猴桃、柑橘、茶叶产业,已种植有10万多亩猕猴桃。这里的猕猴桃主要依靠电商线上销售,据中新网报道,相关电商平台数据统计,从2021年8月猕猴桃上市至9月初,主要电商平台销售浦江猕猴桃2万吨,达3亿元,主要销往北京、广州、深圳等地。

“电商管控不好品质。他们不是专门做猕猴桃产业的,红阳卖不动卖东红,东红卖不动卖金艳,不管季节到不到,外形长得差不多了就开始卖。”猕猴桃商人刘海军说,只卖一次,没有人会复购,浦江很多电商企业存活不了多久。

猕猴桃苗

猕猴桃苗

市场行情是左右种植户选择哪一品种的主要因素。“2017年过后价格基本上都比较低了,因为市场过剩。但品质好的价格没问题。”刘海军说。在他看来,种植G3是“追星”。“红阳卖的人多了,卖不动,金艳也种得很多了,一两块钱一斤,大家都是追涨杀跌,盲目跟风。”

黄心猕猴桃

(黄心猕猴桃)

他曾在浦江遇到一个种植户,有60亩红阳,因为价格低,没利润,于是2020年在猕猴桃园里栽上了耙耙柑,当时后者的利润高。耙耙柑长了起来,但猕猴桃树没死,还纠结该砍哪一个,结果当年耙耙柑被冻,从四五元一斤,变成四五毛一斤。

为解决这些未授权种植G3的果园,佳沛公司希望与地方政府及果农合作,收购中国本土G3,贴佳沛的品牌在中国销售。2020年,佳沛与四川省国有资产经营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签署了佳沛奇异果四川合作种植试点的意向合作备忘录。

黄心猕猴桃

(黄心猕猴桃)

据新华网报道,达成合作意向的试点项目为期三年,目的是探索佳沛与中国本地奇异果(猕猴桃)产业界的合作成果。佳沛与中国的合作是贯穿于育种、田间地头管理、包装仓储运输,以及食品安全管理等全产业链环节。这样的合作模式,佳沛已在韩国、日本和意大利开展,有超过20年的历史。

阳光金果G3猕猴桃

(阳光金果G3猕猴桃)

但合作的最终达成,还需要通过佳沛2500多名种植业主的投票。新西兰的猕猴桃产业受到《猕猴桃产业重组法》和《猕猴桃出口条例》两部法律法规的管制。其中规定,新西兰种植的猕猴桃只能由佳沛公司出口。而上述合作,也需要获得75%以上的新西兰猕猴桃种植者的支持。

新西兰佳沛果园

(新西兰佳沛果园)

2021年7月,佳沛官网上发布了投票结果,最终结果显示,70.5%的种植者支持在中国进行为期一年的商业实验的决议,未能获得通过。“无论如何,这次投票显示了新西兰奇异果种植者对拟议合作项目的广泛支持。”佳沛方面表示,其正在中国进行调研,基于新的调研结果,可能会再次投票。

sungold金奇异果采摘

(sungold金奇异果采摘)

困难的种植

据晏志强介绍,都江堰猕猴桃是从1979年开始规划,从日本引进海沃德,1984年后,四川全省进行栽培。都江堰种植猕猴桃的面积有10.3万亩,其中有6万亩海沃德,分布在丘陵山地。

1993年,都江堰人刘海军就开始售卖海沃德,每年在山上收购种植户的猕猴桃,在成都驷马桥售卖。随着生意的扩大,自己也开始种植。2007年到2012年刘海军种植了4000亩猕猴桃,但因管理不善,不懂栽培技术,以失败告终。

阳光金果促销

(阳光金果促销)

将这些失败之作放弃后,2017年刘海军打算东山再起,决心要提高品质,“不收千家果”,逐渐发展成现在3700多亩地的规模。采用分包给9个家庭农场和1个合作社种植的模式,种植品种为红阳和东红,为保证果品质量,种植户统一执行刘海军的要求。

佳沛阳光金果分拣包装

(sungold金奇异果采摘)

“我们四川就是红肉有优势,黄肉、绿肉都没有。”刘海军说。同样发现红肉猕猴桃商机的还有四川华胜农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白峰。

刘海军很坚定地做红肉猕猴桃,并不看好G3的口感。他的微信名是“痴痴红阳”,相信红肉猕猴桃是受消费者喜欢的,只是还没把品质做好。白峰也认为,G3的口味偏酸,更适合外国人,红肉的几个品种糖分更高,国人更愿意吃甜的,有时下树的红肉猕猴桃价格也会高于G3。

佳沛奇异果

(佳沛奇异果)

2014年,白峰来到四川绵竹种植猕猴桃。“当时市场比较好,价格也高,而且跟国外的差距也很大。”他说,国外很成熟了,中国市场还有机会,也应该能把它做成。他们分析了“红黄绿”三色猕猴桃,认为红肉猕猴桃的效益最高,绿肉最差,所以他的公司种植的为红肉和黄肉猕猴桃。

"黄心猕猴桃sungold

(黄心猕猴桃sungold)

与刘海军交给家庭农场与合作社种植的模式不同,白峰全部由自己种植,总计是2600多亩的大规模农场。他表示,如果包给小业主,无法进行管控,尽管自己种植同样会有很多问题,“这两个模式很难取舍”。

黄心猕猴桃阳光金果

(黄心猕猴桃阳光金果)

“从事规模农业跟小农不一样,小农船小好掉头,管理更精细,成本相对更低,而规模农业要的是技术体系,需要规模化、机械化,甚至智能化,否则没法跟小农竞争。”白峰说,他们也去新西兰、意大利、法国等地考察,还有许多技术瓶颈有待突破。

到国外考察,白峰去地里都自己带着铁锹。“像探地雷一样,在那儿一阵乱挖,就是想看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黄心猕猴桃阳光金果

(黄心猕猴桃阳光金果)

形成技术体系,要与国内外的科研院所进行联合,“每一步都得请人帮忙”。“四川省科技厅和农业厅都非常支持,所以不断有项目资金进来维持,包括绵竹市政府都给予大力支持。真的给了很多资金。但还是非常困难,产量和品质还达不到。”他说,各方面资金算下来已经投了1.8亿元了,还没搞定。

与全球最大的猕猴桃销售公司新西兰佳沛集团的差距,刘海军和白峰都提到的是,其猕猴桃品质的统一。

黄心猕猴桃阳光金果

(黄心猕猴桃)

白峰如此解释道:“不论是一个,还是一箱、一柜、一船,佳沛猕猴桃送到全世界的很多地方,我们在新西兰也吃过,基本口味、成熟度都是一样的,在上海卸船的地方吃,与在成都吃成熟度也是一样的。说明整个产业链控制得非常精准。”

猕猴桃花粉

(猕猴桃花粉)

对于国产猕猴桃来说,购买时想要买到满意的可能最需要的是运气。“不是自己说自己不行,要买好吃的国产猕猴桃真的凭运气。”刘海军说,现在中国猕猴桃还没有一个标杆,尤其红心猕猴桃,很多商超看不到,原因之一就是品质过于不稳定,他们不愿意卖,上升空间还非常大。

金世理曾对媒体介绍,佳沛在中国销售的绿果肉猕猴桃是海沃德品种,该品种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光从口感来说没有中国国产的徐香等绿果好,但就是卖得贵。佳沛的市场调研显示,消费者选择海沃德而不是国产品种,一大原因是佳沛绿果质量的均一性,每次买,酸甜、软度都差不多。“我们的目标是做成快消品,有品牌的,你每次买质量都一样,全年都能买到。”

四川苍溪红心猕猴桃

(四川苍溪红心猕猴桃)

提升科研水平

“现在红心越来越少,主要是因为溃疡病。”晏志强说,一旦传染开来,可以把整个园子都毁了。

涂美艳表示,溃疡病是猕猴桃中的 “癌症”,它的诱发条件主要是极端低温和冬春降雨,近几年极端天气越来越多,易引起溃疡病暴发。另外品种自身抗性十分重要,红阳就属于易感溃疡病的品种。同时,过去10年间中国猕猴桃产业快速发展,全国各地交叉引种频繁,带病雄花粉盲目使用等,也是溃疡病多发的重要原因。

猕猴桃苗

(猕猴桃苗)

目前四川主要通过避雨设施栽培来解决溃疡病防控问题。涂美艳说,四川猕猴桃避雨设施栽培始于2009年,当时避雨的真实目的是为了解决持续低温阴雨天气对授粉的影响,以及果实采摘期对品质和耐贮性的影响,后来发现对溃疡病的防控效果极为显著,所以在四川得到迅速推广应用,目前全省应用面积已达2万亩。

尽管对防控溃疡病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是由于高昂的成本还难以大面积推广。刘海军近几年也遇到过溃疡病,搭了230亩避雨棚,一亩成本3万多元。有些区域地理条件好,他认为也不必搭。“确实投资很大,我们也搞了75亩。”白峰说,还得有全套施肥一体化系统,对机械作业还有影响。

四川苍溪红心猕猴桃

(四川苍溪红心猕猴桃)

抗病猕猴桃品种的培育一直都在路上,尤其是红肉抗病品种。涂美艳表示,现在国内育种家们正在试图通过杂交育种、生物技术育种等手段来改进红肉品种抗病差的问题。目前四川选育的红肉品种中,也有抗性高的,但口感达不到育种目标要求。现在绿肉抗病优质品种越来越多,逐步会成为溃疡病园区品种换代升级的优先选项。

黄心猕猴桃

(黄心猕猴桃多少钱一斤)

白峰对比国内外的猕猴桃产业,感受颇深的是,中国现在的科研是单兵作业不成体系,与生产脱节。他表示,国内的产业研究没有国外合作分工程度高,各自研究自己的专业领域,而没有协作配合,发现好的品种会再有团队研究出一套栽培技术。

四川苍溪红心猕猴桃

(四川苍溪红心猕猴桃)

涂美艳说,我国猕猴桃科研历程较短,仅40余年,与其他大宗水果比起来研究深度还不够。过去我国猕猴桃上的科研工作同质化现象较严重,很多单位都在花钱做同样的事情,尤其偏重育种不重视栽培技术研究,造成单产水平与国外差距较大。近年来,我国猕猴桃育种成效显著,但育种技术还较为传统,且在新品种区试种与配套栽培技术研究上较为薄弱,造成新品种推广过程中问题较多。目前在国家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中纳入了猕猴桃,有了4个岗位专家的全产业链技术方案和几个主产区的联合协同,全国科研工作也会逐步统筹协调。

黄心猕猴桃

(黄心猕猴桃多少钱一斤)

据晏志强介绍,2015年时专门做过猕猴桃提质增效工作,把都江堰所有散户全部纳入专业合作社,当时建了56个合作社,并且在其中建立党支部,增强组织化程度,统一指导技术、品牌发展、销售。都江堰的猕猴桃种植由合作社、家庭农场、龙头企业、种植大户4个部分组成。

都江堰的模式是,技术由四川省农业科学院、四川农大负责;日常管理由当地政府监督行业协会负责;投入品由龙头企业负责;收购由龙头企业采收,并以保护价收购。最后品牌全部采用都江堰猕猴桃区域公用品牌,自己的品牌可以在区域公用品牌的标志下面。

黄心猕猴桃阳光金果

(黄心猕猴桃阳光金果)

都江堰也在进行品种的调整,海沃德已不再能够适应市场。晏志强说,海沃德大概一斤1块6,红阳30块钱一公斤,海沃德不再赚钱。“太酸了,很多客户不喜欢,但是过去农户们都靠着海沃德建房娶亲。”

晏志强决定对都江堰10万亩猕猴桃品种进行调优,与四川社工农科院、资源研究院、陕西省农村科技中心合作,试种了很多新的品种。虽然停止了欧洲大部分国家的出口,但晏志强说,还在按照欧盟的标准做,期待有一天能成功。目前主要向俄罗斯、东南亚等地出口。

黄心猕猴桃阳光金果

(黄心猕猴桃阳光金果)

中国经营报《等深线》记者 万笑天 郑丹 成都报道

供应红心猕猴桃花粉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