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心猕猴桃鲜果利润原超过加工收益

米小永并不期盼猕猴桃产业深加工的到来,那意味着成都不再是鲜果销售的优势区域。“红心品种批发价现在还有12元,利润远比深加工产品可观。”其公司四川依顿在上海的直营店即将开业,还是主打鲜果销售。

红心猕猴桃

红心猕猴桃

成都猕猴桃种植面积已达25万亩,分布在都江堰、蒲江、彭州、邛崃等地,四川其他市州亦有广泛种植。尽管猕猴桃价格“水涨船高”,外界不无担心,随着盛果期到来,集中上市的猕猴桃是否也会经历“大起大落”?

红心猕猴桃

红心猕猴桃

“橘生于南”的底气——品质为王不愁卖

9月11日,都江堰的红心猕猴桃,已难觅枝头。今年汛期阴雨连绵,猕猴桃出现大幅减产,不过随着猕猴桃销售接近尾声,果农的忧伤一扫而光。

贵州高山有机红心猕猴桃认养

(贵州高山有机红心猕猴桃认养)

“去年产量500吨,今年只有300吨。”宴志强是华鑫猕猴桃合作社负责人,他本人种植了500亩。不久前,成都在都江堰举办了首届猕猴桃交易会,宴志强“卖着卖着就缺货了”。

猕猴桃认养

(贵州遵义高山红心猕猴桃认养)

去年6月,联想集团宣布在蒲江进军猕猴桃产业的消息,引发业界震动。猕猴桃真那么赚钱?据记者调查,“心”不同,带来价格的悬殊。黄心果最贵,一级果批发价在11元—15元之间,其次是红心果,10元—13元,最便宜的是绿心果,只有3-4元。

猕猴桃私人订制

(贵州遵义高山红心猕猴桃私人订制)

黄心果、红心果,无疑是猕猴桃产业的高端。高价之下,市场空间到底有多大?成都市猕猴桃协会会长李朝林做过一项统计,“全国大城市对高档猕猴桃的需求,以每年40%的速度递增,但是产量只增加了20%,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还处于供不应求的阶段。”

猕猴桃价格

(贵州遵义猕猴桃价格多少钱一斤)

红心猕猴桃

红心猕猴桃

米小永甚至称果农拥有卖方市场地位。今年一位美国客商提出要1000吨的货,思量再三,依顿没有接这个单。“出口的品质要求更高,果农根本不愁卖,怕组织不起货源。”

“品质是成都猕猴桃的核心竞争力。”李朝林并不担心全国猕猴桃种植似有“一哄而上”的趋势,他的理由也简单,“橘生于南则为橘,橘生于北则为枳。”都江堰的红心猕猴桃曾被移植到临近的陕西,宴志强发现果实光滑的表皮在那里变得粗糙,甚至生出毛发。

“不同的品质,就该有不同的价格,一个价格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李朝林特别强调,联想集团在河南西峡也在种猕猴桃,盈利模式大有不同,“它在河南投资加工果园区,在四川主要卖鲜果,成都猕猴桃的鲜销优势可见一斑。”

“攻城略地”的基础——提高储藏技术对抗“奇异果”

成都猕猴桃的出口量不大,且以价格相对低廉的绿心品种为主。“红心、黄心品种,味道偏甜,更适合中国人的口味。”在米小永眼中,国内市场已经足够广阔,“何况卖价比欧洲市场还有竞争力,何必舍近求远?”

新西兰是全球知名的猕猴桃(亦称“奇异果”)盛产地,2012年,其出口商佳沛(Zespri)去年对中国的出口额达到1.2亿美元。“成都猕猴桃卖十多元一斤,有些人觉得贵了,可新西兰的猕猴桃论个卖。”米小永眼馋地说,都江堰猕猴桃也有论个卖的时候,“去年春节,一个卖19.5元”。那意味着,要想卖出更好的价钱,必须解决储存问题。

即食红心猕猴桃

(2020年贵州遵义播宏猕猴桃果业公司推出的即食红心猕猴桃,这种红心猕猴桃最大的特点是有些手感了就可以使用,不用等完全软了才吃)

猕猴桃的自然耐储性不强,常温下只能储存20天到一个月,因此需要存放在气调库。2012年,成都红心猕猴桃的价格“低开高走”。“最初上市只有6元一斤,卖着卖着涨到10元以上,早卖的就亏了。”宴志强自己有一个气调库,可以存放25吨,“还需要去租,依存放时间,每斤增加成本0.5元—1元不等。”目前,都江堰市现有各类气调库1.5万吨,尚无法满足需求。

红心猕猴桃和黄心猕猴桃价格有什么区别

(红心猕猴桃和黄心猕猴桃价格有什么区别)

李朝林坦陈,猕猴桃产业有可能出现区域性、季节性过剩,“这是传统农业所无法避免的,现代农业则不然。”据统计,成都25万亩猕猴桃中,获得标准化认证的达到17万亩,标准化程度在全国种植区中数一数二,这奠定了成都猕猴桃在全国市场“攻城略地”的基础。

目前,成都猕猴桃的外销市场主要集中在上海、北京、广州。随着近年销售市场的打开,深加工在依顿公司的占比已从34%降到不足20%。

即食红心猕猴桃

(2020年贵州遵义播宏猕猴桃果业公司推出的即食红心猕猴桃,这种红心猕猴桃最大的特点是有些手感了就可以吃,不用等完全软了才吃)

米小永认为,尽管与新西兰奇异果上市时间不同,但随着储藏技术的进步,热卖之下,迟早要与新西兰猕猴桃“短兵相接”。

黄肉红心猕猴桃要放多久才可以吃催熟

(刚刚采摘的黄肉红心猕猴桃要放多久才可以吃催熟)

品牌营销的策略——打造“龙门山脉”大品牌

自2009年开始,成都统一使用猕猴桃“龙门山脉”区域公共品牌。

都江堰猕猴桃,早在2007年就获得国家地理标志产品,在“龙门山脉”出现之前已有名气,不过为了统一大区域形象,还是“顾全大局”,使用“龙门山脉”标识。

有机猕猴桃采摘

(本文配图为贵州省遵义市播州区有机猕猴桃采摘)

目前,成都猕猴桃在上海已是家喻户晓。2009年,借助上海援建都江堰的机遇,50万枚、50吨猕猴桃登陆上海19家家乐福门店,上海人也逐渐养成吃成都猕猴桃的习惯。

“以前存在贴牌别人产品的现象,现在出现了被冒充的事件。”李果在都江堰农业系统工作三十余年,见证了猕猴桃产业从引进到发展壮大的整个历程。

都江堰历史上经历过种植面积萎缩的时期。“因为价格高涨,果农提前采摘果实,经销商和消费者吃了大亏,第二年、第三年贱卖都卖不动了,农民不得不砍树改种。”这个“教训”让都江堰意识到品牌维护的重要性。

从种植结构看,品种单一制约着“龙门山脉”的发展。都江堰市农发局副局长赵新天分析说,该市主要种植海沃德跟红阳两个品种,这导致猕猴桃的上市时间集中在9到10月,“冷藏最多半年时间,会有几个月的市场空档期”。他认为,应该调整种植结构,增加早熟和晚熟的品种,进而使产品更加丰富。

“汽车车型一年更新一次,农产品做不到这么频繁,还是要做好几年换一次的准备。”李朝林说,明年将在彭州推广“软枣”系列产品,“很多人没见过,猕猴桃还能像枣子一样小巧玲珑。”

据悉,成都在彭州设立了龙门山猕猴桃基因库,已从从全国各地采集到110个品种资源,下一步将为成都和四川培育下一代的猕猴桃种子。而在记者采访时,来自武汉大学的教授也在都江堰推广新品种。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