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不知道 黄金奇异果“母亲”来自北京

你真的不知道 黄金奇异果“母亲”来自北京  (笔者不这么认为,如果不知新西兰的科学家把种地带到新西兰,并培育和改良,才造福大众的。如果在天朝,就是狗屎一摊)

黄金奇异果

果肉金黄、汁水四溅,引人垂涎的新西兰奇异果广告,市民一定不陌生。但广告上绝不会告诉您:畅销世界的新西兰奇异果,其“父母”都是中国的,“母亲”还就来自咱北京。
这是30多年前,国内对野生猕猴桃基因资源保护意识淡薄,以致流失海外的后果。类似的例子还有不少。如今,京郊的野生猕猴桃、野生大豆、甘草、黄芪等11种作物,入选了《国家重点保护农业野生植物资源名录》,本市正在加紧进行资源摸底,今后将建种库永久保护。
流失一颗种年亏3亿美元
记者来到负责本市农业野生植物保护的市农业局环境监测站。提起奇异果的案例,工作人员连连叹息,“是个深刻的反面教材。”(笔者不这么认为,如果不知新西兰的科学家把种地带到新西兰,并培育和改良,才造福大众的。如果在天朝,就是狗屎一摊)
追根溯源,还要回到一百多年前。那是1905年,一位名叫伊莎贝尔的新西兰女教师,万里之外来看望她在中国武汉的哥哥,偶然的机会尝到了中华猕猴桃的美味,久久不能忘怀,于是就把猕猴桃种子带回到了新西兰,并转送给当地的果树专家。由于新西兰特别的火山岩土,土壤松软肥沃,非常适合猕猴桃生长,很快就在新西兰全国各地生根发芽,如今,新西兰全国有2700多名拥有大片土地的农民纷纷种植,开辟了一个举世瞩目的新的水果产业。

红心猕猴桃

猕猴桃

半个世纪后的1977年,新西兰科学家到中国旅游时,又从北京植物园、广西桂林的植物学院以及在中国南部及中部的野生地区,搜集到口感独特的野生猕猴桃种子,并将其带回国,种植在新西兰的园艺研究园。经过多年研究栽种,最后由一棵在北京所产具有黄色果肉和良好口感的母株,以及一棵从桂林所生产、结出大而多汁的果子的父株,共同培植出优质高产的猕猴桃品种,起名“新西兰黄金奇异果”,上市后迅速走红,畅销世界各地,至今每年为其创汇达3亿美元。现在,回到了“故乡”中国的新西兰奇异果,比国产猕猴桃贵10倍。
“这本是我们的资源,却给别人‘做了嫁衣裳’。吃亏就吃在种子资源保护意识太弱了。”工作人员说。
这还不是最“惨痛”的教训。上世纪50年代,大豆包囊线虫病曾使美国大豆生产遭受了灭顶之灾,然而美国科学家在我国的野生大豆——“北京小黑豆”中,找到了抗此病的基因,使美国一跃而成为超过中国的大豆生产第一强国。
就在奇异果种子流失的上世纪70年代,中国的野生大豆遗传材料也流失到美国,后被世界种业巨头——孟山都公司获得,从中发现一种“标记基因”,将其申请专利,每年由此赚取的利润何止几十亿美元。
我们好东西不学少,可是就是没有人家的科研力量也没有对待科学的执著精神。

供应红心猕猴桃苗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